袖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袖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与魔鬼共舞之莫名下地狱

发布时间:2020-04-21 18:02:13 阅读: 来源:袖毯厂家

如同是陨石下落砸出一个偌大的坑,尘雾消散后发现自己就蹲坐在坑中,想要出去,发现以自己的力量根本没法爬出这大坑,因为到了坑的边缘,抬眼看去,发现它又像峭壁悬崖那般陡峭高深,除了可探到的野草,似乎就没什么了,有一种望不见尽头的绝望感和恐惧感悄然升起……

如果自己有翅膀就好了。

在这个做过无数回的梦中,夏小闹无数字的这样想。

醒来时,满头大汗,呆坐在床上,回想那个梦,一次比一次清晰。

“小闹,吃饭喽。”姑姑在厨房喊道。夏小闹赶忙跳下床,思维从梦中回来。然而在生活中时不时的就会想起它。

夏小闹再过两天就十八岁了,由于父母在她八岁时莫名失踪,小闹一直是由姑姑抚养成人,尽管寄人篱下,但是有姑姑的疼爱,日子倒也不像悲苦小说里那样艰辛。

“小闹,还有两天就是你的十八岁生日了,告诉姑姑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以往你觉得没必要,这次意义重大,可是一定要买的哦。”姑姑坐在小闹的旁边,边说边替她捋了捋耳际垂下的稍显红色的发丝。

“转瞬间,小闹已经成了大姑娘了呢。”没等小闹回答,姑姑立马感慨。小闹如今一米七的个子,皮肤白皙不说,五官干净端正,尤其是那双乌黑的杏眼,格外灵动讨喜,一张娃娃脸如同天使的容颜,长及腰部的柔顺发丝是少见的乌中显红,尤其是阳光下,那红色格外明显。

小闹沉思了一会,“那姑姑,我能要个洋娃娃吗?”她小声的开口。

“当然。”姑姑一愣,带些酸楚和怜惜的笑着道。

…………

生日当天,小闹在班里收到了很多礼物,谢过朋友们的祝福走出校园,原本晴朗的天淅沥沥下起雨来,天一下子便显得阴沉沉的了。柏油马路不知何时被砸出个大坑,路经此道的小闹便恍惚想起了梦中的情景,不禁一步一步向那坑中走去。

“小闹,不要!!”伴随着车中女子的叫喊,另一辆车瞬间跑过,同时一个女孩在空中画出一个华丽的抛物线,“砰!”

车中的女子发了疯的跑过去,车里崭新的洋娃娃不谙世事的坐在副车位上。

“这女孩怎么回事,着了魔的就往道中间走,也没看见有车。”路人甲说。

“就是,这么平坦的路也能走的和梦游似的,看来是鬼上身了吧。”路人乙说。

警车和救护车纷纷赶来,红灯黄灯闪烁成一片,哭泣声议论声辩解声吵嚷成一片,人们都把目光投在躺在平坦的柏油马路中央的女孩和那个跪在地上嚎啕大哭的女子。雨,阴沉沉的雨,淅沥沥连绵的下着。

…………

“终于,见面了。”盯着昏迷中的夏小闹,红发男子扯出一个罕见的笑容,让身边的人都惊呆了。

等小闹醒来时以为自己上了天堂呢,但一看周围的气氛,总觉得更像是地狱。阴森死寂昏暗。棕色的地板,黑色的玉石床,暗红的床纱,虽说柜子沙发桌子之类的一应俱全,可怎么都觉得空旷。

“有人没?”连声音都在这空荡中显得诡异。一霎那,居然直觉这儿的主人一定内心空虚,布置成这样的房间,早上一起来也不会有什么高兴的感觉吧。

“夏小闹?”一个全身黑色面带黑纱的女子不知从哪里飘了过来。

不会是黑无常吧,不过黑无常是女的吗,再说会住在这么欧式的地狱??!夏小闹胡思乱想着,嘴上应着是。

“我们斐尔斯汀大人要见你。”女子面无表情冷冷道,然后转身离开。

小闹虽然还糊里糊涂着,赶忙登上鞋子跟出去。“请问,那个斐尔斯汀是做什么的?为什么你要叫他大人?这里是哪里呀?你又是谁呀?我是死了吗?”

“闭嘴!!”莎娜实在受不了这个突如其来的人间女生的喋喋不休,冷冷道,“我叫莎娜,斐尔斯汀是我们的主人,你的确是死了,但这不是天堂。”

那就是地狱了。小闹听完反而安静下来,闭上嘴乖乖跟在莎娜身后。脑子努力运转,努力回想,有个坑,自己走过去,然后是刺眼的灯光,白茫茫一片…………洋娃娃,姑姑!!

“不行,我不能就这么死,我还有姑姑呢!”小闹猛地甩头往路的另一边跑。

“哼。”莎娜轻蔑的看着傻傻的直往前跑的女生,真不知道主人整来这个人间女人什么,要胸没胸要头脑也没头脑。转瞬间来到小闹眼前,逼得小闹急急的停住步子。“没用的。何况这是地狱,你想怎么回人间呢,再死一次?别让斐尔斯汀大人等急了。”莎娜的语调上扬又陡然下跌,一股子森意。

席地兀然吹起的黑雾将小闹笼住,随后连人一起消失掉。“主子。”莎娜黯然又忿然。

等小闹再次睁开眼睛时,一个有一头暗红色长发的面具男在眼前。面具是镶金黑色的,有着繁复的精美花纹,遮住脸的大部分,让人只能清晰的看见粉嫩的薄唇和那瘦尖如同雕琢过一般的下颌。而男人的眼睛是棕色,十分的浅,但深邃迷人。

“丽丝。”男人见她醒了,眼带笑意的轻轻念出一个名字,随即一个突如其来的吻点在小闹的唇上。

谁能告诉我发生了神马??!

“啪!”空气在静止,唯独这一声如此响亮,尖锐的划破空气,空气急剧的更加凝滞。

“我,我不是什么丽丝!你亲别人也得看对人啊,混蛋!!”夏小闹一声狼嚎,连滚带爬从床上逃离,但没到一半就被扯住了腿。紧接着,耳边传来诡异低沉的笑声。

“你需要去七层历练一下才可以回想起我们的曾经呢,我可爱的丽丝。莎娜。”说完斐尔斯汀唤莎娜过来。

被逮的小人一阵不屈挣扎,脚腕都红了也没用。

“送她去七层玩会。”居然是严肃的口吻。

莎娜明显很乐意,爽快的答了句是便拎起小闹往一个黑色幕帘遮掩的地方走去。而小闹挣扎踢喊中不经意回头却发现原来自己躺的床底下应该是木柱的地方全是用尸骨垒成的,坐在床边的红发男子已然不见。

丽丝,是谁?

作者寄语:啊呀呀,这一次小深有点少女风格了,是和鬼宝不同的感觉哦……忽然觉得萌萌哒,这次不用像鬼宝一样男女不分连点情都不能谈了……夜黑风高,孤鬼寡女……哈哈好吧,压根不是一只

北京离婚律师

北京离婚律师

北京离婚律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