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袖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专业化防治组织如何牵手企业胭脂

发布时间:2020-10-19 05:27:27 阅读: 来源:袖毯厂家

专业化防治组织如何牵手企业?

一场特别的对接会 一个群体的新需求

专业化防治组织如何“牵手”企业?

在“百强组织连百企”活动现场,单红保(左四)正在向厂家认真咨询。王爱娥摄

作为一种农业社会化服务形式,近年来农作物病虫害专业化统防统治组织快速崛起,其作业规模、作业方式、作业要求都与传统一家一户防病治虫截然不同。他们对农药械有哪些新要求?农药械企业如何回应?为了寻找答案,记者在农业部近日举办的“百强组织连百企”活动现场,全程跟踪江苏省宿迁市宿城区希望植保专业合作社社长单红保,看专业化防治组织和农药械企业“面对面”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

生物农药——

“用不用关键要看性价比”

下午1点半,专业化防治组织和农药械企业洽谈开始。单红保是最早到场的专业化防治组织负责人之一。他首先来到武汉科诺生物股份有限公司的洽谈桌前,上午听武汉科诺营销人员介绍其生物农药制品时,单红保一直在奋笔疾书地记录产品特性。  “苏云金杆菌(Bt.)持效期多久?”“15天以上。”武汉科诺的营销人员十分看重这位“潜在客户”,立即拿出一份公司宣传页递给单红保,“苏云金杆菌具有杀虫机理独特、安全环保无残留、不易产生抗性等优点。去年在江苏扬州水稻绿色防控展示基地防治纹枯病和稻纵卷叶螟,效果很好,生产出来的绿色大米销售也非常理想。”

“现在的问题在于绿色优质大米还做不到优价。”单红保说,挣不到钱农民就不愿意多投入,“用生物农药防治病虫在价格上没有竞争力,同样是防治稻纵卷叶螟,阿维菌素就便宜很多,效果也不错。生物农药好是好,用不用,关键要看性价比。”他看完企业简介和产品介绍后,向企业要来了江苏代理商的手机号码,边走边自言自语:“可以先买一点试试效果。”

植保机械——

“购机补贴什么时候能下来”

离开武汉科诺后,单红保直接奔向临沂三禾永佳动力公司桌前,主动提出要买一台自走式喷杆喷雾机。“购机补贴什么时候能下来?”“江苏省今年农机补贴重点扶持植保机械和烘干机械,要加大补贴力度。”三禾永佳销售主管郭庆生向单红保推荐3WSH-500这款新机型:“这是我们重新设计的水旱两用喷杆喷雾机,配置大功率柴油机,可克服水田恶劣环境,离地间隙也从90厘米升高至110厘米。”  “轮子是什么样的?”单红保说,合作社承包了2000多亩地,加上帮其他种粮大户防治病虫,10多里路水田轮驶过去不方便。

“这是水旱两用的新产品,用的是大直径高花实心轮胎,在陆地上行驶没问题。”郭庆生说,这台机器不仅水旱两用,而且药肥两用。

单红保听着有些动心:“对接会上定下来有没有优惠?”郭庆生给他算了一笔账:1台机器14.8万元,厂家给10%的优惠是13万元,但享受不到30%的农机购置补贴。“必须从江苏代理商那里买,才能享受购机补贴”。企业的回答让他有些失望,但他还是记下了经销商的电话,并追问:“在补贴基础上,对接会还有什么优惠吗?”“提供免费送货。”

“4月份补贴能下来吗?”虽说最看重质量,但单红保最不放心的还是农机补贴。他说,春节前合作社买了一台其他品牌的自走式喷杆喷雾机,但用起来故障率较高,让他很闹心。4月底小麦穗期病虫防治要用,接下来水稻病虫防治也要用,机器肯定要买。

郭庆生说:“今年江苏省改革农机补贴实施方法,先买后补,补贴总额不设上限,您先买,补贴肯定能拿到。”得到郭庆生的许诺,又拿到2000元的肥箱购买优惠,单红保才仿佛吃上“定心丸”一般走向下一家。

化学农药——

“选哪种药用多少量更高效”

这次,单红保走向的是河北威远生化的桌子。“江苏本身是农药生产大省,本省的产品不错,跨省购买得少。”他说,本地品牌1亩地只要几块钱,蓝锐每亩要十几元。  接待单红保的是河北威远生化股份有限公司推广总监赵建芹,他给单红保算了一笔账:小包装零售每亩需要10元,如果换成500毫升或1000毫升的大包装,每亩用药成本可便宜1/4~1/3。

“阿维菌素加水后出现絮状物,对药效有没有影响?”

“絮状物可能是受农药助剂的影响。”赵建芹解释说,助剂价格和质量差别很大,此外部分厂家加入增粘剂也可能导致絮状物。

“蓝锐会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单红保坦言,去年防治稻纵卷叶螟,发现絮状物之后询问厂家,厂家说没有影响,但用药后稻纵卷叶螟还是上来了。“可吃了苦头了。”他说,去年虽抓住了最佳时机,但好几百亩打完效果不太好,看着田间虫量又上来了,只好买药重新打,增加药量打。

“去年七八月间威远生化就向江苏发了1000多万元的阿维菌素。”赵建芹说,虽然单价上看蓝锐较高,但在性价比上威远是最便宜的,作物产量也高。

单红保记录得很仔细,听到这里,他抬起头问:“阿维菌素使用好多年了,抗性怎么样?”赵建芹说,抗性跟很多因素有关,一是农民的用药习惯,东家打药西家不打药导致虫害反复。二是施药时间。去年湖南益阳地区防治稻纵卷叶螟,刚打完三天又来了一批,这时就需要换药防治。三是防治用药量“上去了下不来”,但农民总担心药量少防不住,喜欢多用一些。

“平时多少量?”单红保问,当得到每亩50~70毫升的答复后,他连连摇头,“50毫升肯定不行。”“我们有试验数据,肯定没问题。”赵建芹说,“合理用药,能够延缓或推迟抗药性。”得知单红保防治面积超过2000亩时,赵建芹透露,威远生化马上会启动对合作社的服务计划,可以安排在合作社开展试验示范,并安排技术专家指导服务,“我们先给你一些产品试用一下。”

记者注意到,一天时间单红保已将一本笔记本用去大半,便问他对此行收获是否满意。这位农技员出身的合作社社长坦言,在植保交易会等地方,企业看重的是经销商,而在“百强组织连百企”这个平台上,专业化服务组织能够了解到企业的新产品、新技术,也能够跟企业做深入交流,帮助很大。

【企业声音】

■燕化永乐农药有限公司产品经理郑立华:  统防统治是一个大趋势,也是未来一个重点培育的市场,但目前不可能因此损失原有的经销商渠道。植保组织和企业直接对接,不可能一次性解决问题,但企业与植保组织建立联系以后,就可为植保组织提供“体验式消费”,根据植保组织的需求研发出更适合市场需求的产品,提供差异化、个性化的产品和服务。

■杜邦中国植物保护部门销售代表石卓文:

土地流转的推进速度比想象得快很多,农药械企业的经营思路和渠道需要作出调整。植保组织需要什么产品、什么渠道、什么包装,企社对接会上都可以得到第一手的信息。比如江西瑞达有害生物防治有限公司的经理来反映包装的问题,去年他们飞防用杜邦的康宽,40个人专门拆包装仍然追不上飞机的速度。

■海利尔药业集团飞防负责人娄建夫:

种植大户和合作社理事长需要的不仅仅是农药,更多是技术和服务。合作社不管大小,只要能合作,海利尔都想走企社对接模式。就像嘀嘀、快的等打车软件,虽然现在赔钱,但以后总有赚钱的一天,现在需要做的是培育市场,让真正想做事的人能发展壮大,实现企社共同发展。

成都九州医院科室

南昌打胎哪家医院好

北京治疗牛皮癣医院排名

四川成都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家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