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袖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培育人民币计价货币功能

发布时间:2021-01-21 16:16:42 阅读: 来源:袖毯厂家

培育人民币计价货币功能

中国出口的产品替代性较强,以企业微观主体推进人民币计价,必须以提高中国产品的独特性和科技含量为基础  中国对发达国家的出口定价历来遭受买方垄断,这导致我们试图维持汇率稳定以保护国内厂商,却被动地积累了大量的外汇储备。正在推进的人民币跨境使用等措施在人民币升值预期状况下却是进口多使用人民币,出口仍然赚取外币方式,该结果没有优化中国对外资产的比重结构。然而,随着人民币升值预期减弱,离岸市场依靠人民币贸易结算业务积累的人民币流动性也相应降低。各种“不对称”交替出现,究其根源是由于人民币在商品贸易过程中计价功能比较弱。混淆计价货币和结算货币的区别也会导致人民币国际化可持续性出现问题。要缓解这一问题则应依赖于国家和企业的合力,增加厂商出口商品的不可替代性(异质性)以及主动进行诸如大宗商品人民币计价等提高人民币的计价功能,这才是人民币国际化实实在在的利益所在。  阶段性和可持续性的关系  探索人民币跨境使用,大多是从货币的各种职能排列分析,仍然没有突出人民币计价功能。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计价货币功能远比结算货币功能重要。人民币计价功能即商品的出售和购买以人民币标价。这就意味着,在进行商品交易的时候,必须以人民币为价值标准来审定。而什么时候能用人民币货币结算,在于企业微观行为。中国目前的实际情况是,企业没有用人民币计价,而是用来结算。进口商用人民币结算可以规避汇率风险。一旦人民币升值预期逆转,人民币境外交易量等也可能随之逆转,境外的人民币持有动机会大幅度减小,这对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目标影响很大。  计价货币的影响是长久的,而结算货币是随行就市的。混淆了两者的区别会直接导致货币国际化进程中出现“不可持续性”的格局。结算货币往往是根据汇率预期方向而增加和减少的。计价货币则会形成“惯例”,具有“外部效应”。日元国际化最大的“短板”就是在计价货币上不被接受和推行。因此,不应主要以人民币结算额的多少来判断人民币国际化的进度,而应同时考虑培育人民币作为计价货币的功能。  多维度看结构性不对称的形成  这种不对称中最核心的问题在于,中国出口所获得的“债权”是以外币计价的,因此,诸多学者提倡应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促使中国对外资产人民币化,中国政府也致力于推动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并且由于人民币估算规模的扩大,也衍生了大量的人民币离岸交易,推进了人民币交易量和国际化程度。然而从国际金融危机后推进人民币结算的经验来看,这种方式对解决问题还有待完善。出口挣的是美元,进口用人民币结算,这就意味着人民币债务增加,美元资产更多,与希望的目标相反。资产负债的币种结构不合理,中国经济因此而获得的利益很低;相反,由于人民币在境外流通以及人民币升值,套利者反而有机会获得利润。  一旦人民币升值预期减弱或出现贬值趋势,离岸市场上的人民币来源就会出现问题。香港离岸市场上的人民币就会出现流动性不足。通过政策调节虽然可以缓解,也适度放宽资本项目下的某些限制,试图用扩大人民币结算额或交易量来实现从量变到质变的飞跃,但其结果仍是一把双刃剑,伴随着交易量提高风险也会增加。  国际债务关系中出现了新兴市场国家拼命储蓄,“借”资金给发达国家用,而发达国家以再投资的方式转到新兴市场国家的“斯蒂格利茨怪圈”现象。同时,发达国家对新兴市场国家的投资可以取得高回报,而新兴市场国家持有发达国家的资产回报则很低,还可能面临被“胀掉”的风险。“斯蒂格利茨怪圈”所呈现的国际间债务债权关系是非常不平等的。债权国要突破这怪圈则需要进出口结算货币的对称,其中最核心的就是人民币充当计价货币角色。  汇率波动下出现的结算倾向所造成的不对称以及债权债务结算货币的不对称等都涉及“计价货币”的设定。在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中,应当注重发挥人民币计价货币的职能,而其作为结算货币的职能可以在人民币“网络外部性”中自动产生。  人民币作为计价货币的可能路径  提升商品的“异质性”以获得定价权  以德国为例。德国马克乃至后来的欧元,汇率波动一直较大,但是德国自身的制造业出口受到的影响较小,原因则是因为德国出口的产品采用本币定价。将德国和中国的出口数据相比较可以发现,德国出口呈现出卖方垄断的特点,而中国出口则相反,呈现出买方垄断的特点。以美国商务部公布的进口产品价格数据来看,德国商品的价格与德国马克,或欧元的汇率成正比,而从中国进口商品的价格则是不变的。也就是说,德国出口商品过程中对于汇率波动造成的价格变动,可以转嫁到买方头上,而中国的出口商必须自己承担汇率风险。日本经济和产业研究所对其12家出口企业和227家上市公司的调研结果也表明,只有日本产品和服务有“异质性”的,在全球交易中才能获得计价(定价)的长期效果。不管日元如何波动,这一部分的日元计价结算在国际贸易交易中的比重就如其产品异质性程度一样比较平稳。日本在其现在的国际贸易中以日元计价的贸易额占其对外贸易总额的加权平均值仅仅为28.7%。  中国历来采取稳定汇率的政策,中国出口商被买方垄断,有利于出口商规避外汇风险,稳定自身的生产运营,进一步则可以稳定中国国内的经济运行。然而换个思路,若中国出口商品以人民币计价,则中国就可以如德国一样,即使人民币汇率有所波动,仍然可以只承担很小的风险,并改善中国的对外资产结构。  然而,德国以本币计价的根源在于其产品的独特性。作为老牌工业国家,其出口的很多设备或零件,是其他国家无法替代的,这就保证了它自身的“垄断性”。而中国出口的产品替代性较强,议价能力较弱,导致“人民币计价”难以实现。以企业微观主体推进人民币计价,则必须以提高中国产品的独特性和科技含量为基础。  对外财政援助的政策安排以促进人民币计价  以美国为例。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推出“马歇尔计划”,借给欧洲各国美元,并要求它们用这些资金购买美国的产品,在这个过程中,美元的计价地位逐渐提升。  国际金融危机期间,由于中国持有大量的外汇储备,以及本身经济体受到冲击相对较小,其实是可以以通过资金援助的方式,如借出美元偿还人民币等方式,推进人民币的跨境使用、置换外储资产,以及出口产品的人民币计价等。就目前而言,中国每年对非洲国家也有大量的经济援助,也可以采用类似“马歇尔计划”的方式,促进中国出口产品以人民币计价。  利用对逆差国为突破点,推进人民币计价  虽然中国的出口产品技术含量相对德国这样的国家没有优势,但是具有价格低廉等特点,这也使得中国的产品在非洲、拉美等国家具有广泛的市场。可以先推进在这些国家出口产品的人民币计价,作为推进人民币计价的尝试。  此外,中国对周边国家大都是有逆差的,这些国家对中国的经济依赖程度较高,是天然的推进人民币计价的盟友和伙伴。可以针对中国的逆差国推进进口人民币计价,置换美元资产,改善目前的被动状态。  在大宗商品交易中,以买方势力,推进人民币计价  中国在国际大宗商品交易市场所占份额较高,因此,可以以寡头买方地位向市场上推进人民币计价。同时,中国境内的商品期货交易所中,也可以逐步推进人民币交易品种,推广人民币计价的认可度。这种方式也可以改善中国在大宗商品市场上“买什么涨什么”的窘境,以利于稳定经济运行。  培育和发展人民币计价功能是“硬道理”  应当认识到,当前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仍存在不足:第一,人民币还不是国际贸易中主要的计价货币,其在境外的流动仍有很大的限制;第二,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主要是运用于香港、边贸和部分东南亚地区,使用的范围有限;第三,与中国内地和香港地区进行贸易接受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的一个重要因素是人民币是一种硬通货,一旦这一因素消失,市场就会大量抛售人民币。为此,在人民币没有成为主要计价货币时,我们一方面要严格控制境外人民币的存量,防止对我国金融体系造成安全隐患;另一方面要积极培育人民币的计价货币功能。应当继续扩大其业务规模和试点范围并推陈出新。在这方面不仅要有长远设计,而且要从微观企业利益出发。企业用人民币结算,有的是为了套汇,大到跨国公司也希望用套汇解决国内人民币开支的问题。套利或套汇以及其他的方式使得企业有意愿使用人民币结算,但是这种以套利或套汇为基础的人民币国际化的持续性较低,容易反转。反观人民币计价,由于商品交易的计价是具有一定惯性的,一旦某些商品开始使用人民币计价,在这一范围内,中国的厂商就可以规避汇率风险,并可以以这一区域为基础,推动相关商品的人民币计价,扩大人民币计价范围,改善进出口结算币种结构等。这是人民币国际化可持续推进的关键所在。■丁剑平王婧婧付兴中作者单位:上海财经大学现代金融研究中心,丁剑平为主任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