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袖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曹国伟带领新浪十年闯关先挺住然后拿下

发布时间:2020-03-10 11:03:16 阅读: 来源:袖毯厂家

中介交易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云主机 技术大厅

十年前,与沙正治、王志东、茅道临、汪延等新浪历任CEO相比,曹国伟不是个性鲜明的人。但正是他,于悄然中重塑新浪。

第一任CEO沙正治是资本意志的结果。当时董事会需要重组。新浪合并华渊网以后,董事会重组,新的投资人进来,制定了一个更加国际化的战略,打造全球最大的华人网络,这时候也需要一个国际化的面孔,这需要一个在硅谷有威信,有经验的人出任CEO。

只有这样的人出任CEO,用全球化的视野与管理方式,才能把新浪带上市。沙正治恰好就是这样一个人。

沙正治以后,王志东掌舵新浪。王志东让新浪明白,新浪的未来不在国际化,而在中国。也正是王志东,用中国的互联网故事感动了美国投资者,终究在泡沫顶点将新浪带上纳斯达克。事实上,王志东以后,所有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开始明白:前程在中国。

与沙正治与王志东,曹国伟接触得其实不多。但接下来的两位新浪CEO,都对曹国伟的突起提供了关键性的帮助。

王志东以后,茅道临接任。茅道临有远见,有很强的定战略能力,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他将细节,履行都交给了曹国伟。正是在茅道临的任期内,曹国伟开始艰苦的转身:由CFO向总裁,乃至CEO转型,全面负责公司事务。从那时起,曹国伟成为事实上的二号人物。

汪延与曹国伟之间,更像合作伙伴,他们差不多同时进公司,性情互补,汪外向,曹内向,很多事情商量着来。在汪延任期内,曹国伟在新浪内部有刹车之称:很多时候,汪延希望公司进入更多领域,曹则认为,应当等环境成熟再说。

回顾来路,曹国伟对茅、汪两位前任尽是温暖的回想。他反复说:那时候,我们合作得很好。

曹国伟没有像其他职业经理人一样,是永久的打工者,而是完成了从打工者到主人翁的转变,除茅、汪等外部因素外,更缘于他带领新浪一种闯关: 先挺住,然后拿下。

从CFO至CEO

《21世纪》:新浪十年,你是怎样一步步走到今天的,有哪些比较重要的节点?

曹国伟:我在新浪十年,是一个按部就班的进程,没有特别的跳跃式的发展。第一个比较大的变化产生在2001年,是成为新浪CFO。之前我作为负责财务的副总裁,长驻国外。与国内同事主要通过电话,电子邮件沟通。除财务外,不负责其他任何业务。

2001年,我随茅道林回国,茅道临回国任CEO,代替王志东。此前,茅任COO。回国后的一个重大的变化就是管理各个方面的事情,而不但限于CFO。后来逐渐进入公司许多后端管理部门,包括法律、投资、财务、行政等工作。

对新浪来讲,那一年也好生了一个重要变化,公司从硅谷搬到了北京,公司完全在中国运营。新浪上市时,为了取得监管部门的批准,还貌似一个全球性公司,即后来很着名的新浪模式。那时候我们常香港、台北出差。

临危受命

《21世纪》:成为新浪COO兼总裁的时候,新浪正处于内外交困的时候?

曹国伟:在2003年、2004年的时候,新浪作为门户网站,流量与品牌都遥遥领先于竞争对手,但新浪与搜狐之间的距离在不断地缩小。同时,收购迅龙、网兴以后,新浪的业务变成了两块,一块是广告,一块是无线。同时还有一些新业务,比如搜索、游戏。

2004年夏天,中移动调剂监管政策产生变化,无线也遭到了较大的压力。

当时公司内部觉得汪延一个负责太多业务,忙不过来,就决定构成一个三人架构,分别为汪延、我,还有林欣禾(与曹国伟一起任新浪联席COO)。我比较懂媒体,就管门户广告,汪延管无线,林欣禾管搜索与游戏。

我下面有三个部门,1是运营部,由陈彤负责,还有销售部及市场部。

《21世纪》:怎样应对这些局面的?

曹国伟:有一些关键决定。如人员架构重组,把杜红从一拍网(新浪与雅虎于2003年成立的合资公司,2005年12月,雅虎中国并入阿里巴巴巴以后四个月,一拍网并入淘宝)召回新浪,接收销售资源部。原来的销售部份两块,一块是销售,一块销售资源。

到2005年2月,我下定决心,让杜红当销售副总,接收全部销售部。现在回头看,我在最糟的季度里做了一件最对的事情。

包括资源管理体系,渠道管理体系,都做了完全的更改。互联网的销售体系是很复杂的,不像报纸广告,版面种别少,定价也很标准,互联网则甚么都没有。不同的行业,不同的版面,不同的广告情势,价格都不同。

力挽狂澜

《21世纪》:新浪十年,什么时候感觉最辛苦?

曹国伟:COO兼任CFO的时候,或是总裁兼任CFO的时候。COO负责管理,CFO面对股东与董事会,这是公司中两个最具体,最累的工作,把这两个职位加在一起,等于公司绝大部分部门都由我直接领导。同时这两个工作有一定程度上的冲突。

那段时间突发事情也多,2004年有萨斯,2005年上半年有萨班斯。引入萨班斯,新浪的审计师,法律顾问都不知道怎样做,都需要我亲力亲为,这个进程很痛苦。05年在谈判上花了很多时间,就对盛大那个事情,前后延续三个月。

《21世纪》:盛大收购新浪股票,你首先从哪儿获知消息的?

曹国伟:陈天桥打电话告诉我的。时间是在公然消息出来之前。

《21世纪》:陈天桥给你打电话时,你有甚么反应?

曹国伟:我没觉得十分震惊。这个事情既然产生了,我们就想应当怎样去处理,从公司角度应当做些甚么。

《21世纪》:都做了哪些事情?

曹国伟:召集董事会。首先是找投资顾问,看看怎样去应对。然后是找律师,看看有没有甚么法律上的程序可以做。有些事情我一直没有讲过,盛大进入的前一天我们开董事会,我说未来可能有机构要进入新浪,提请大家特别注意,是不是有必要制定毒丸计划,但大家当时觉得没事产生,就没有进行反应。

我当时之所有预感到这个事情,是由于2月8日发事迹,我预感到股价会大跌,我们的股票又很分散,那个时候就应当从公司的治理角度动身,斟酌一些应对措施比如实行毒丸计划。事实上,盛大是从2月8日晚上开始买入的。

中交二公局第四工程西藏有限公司

中海石油(中国)有限公司湛江分公司

中化现代农业有限公司

珠海裕泰房产中介服务有限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