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袖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那个年代里的情和欲[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03:24 阅读: 来源:袖毯厂家

今天是苏烨最兴奋的日子。她早早的起了床,洗漱完毕后就座在梳装柜前打扮起自己来。平日里她并不这样刻意的打扮自己,当然,其实她不用打扮 天生也就是一个十足的美少女。

她在欣赏着镜子里的自己。正面、侧面和背面,她转了一圈又一圈。从侧面她看到了自己健康凸起的胸部,挺拔圆美。她又欣赏起了自己略翘起的臀部,她发觉从侧面看自己,从头部至小腿部位明显显式出一条S形的身材,这是不是就是郭睿常常挂在嘴边,为逗她开心而夸赞她的“魔鬼”身材?

郭睿是她恋爱三年的男朋友。他们从相知相识再到相恋,这中间双方都在找寻着;''情为何物,何许只叫人以身相许"的人生。这不,今天终于修成正果,二人约定将去登记处登记领取结婚证。

郭睿没有哄她,苏烨的确在温州鹿城片区算得上是一个“顶极”漂亮而且完美的女孩子。

由于父母亲去逝得早,她是由姨妈带大的,独立生活是她从小养成的个性,没有母亲的疼、没有父亲的爱,她在姨妈的监护下上学、读书。以许是父母的遗传基因起作用吧,苏烨在与姨妈六口之家的大家庭中生活,她总是乖巧董事,每天帮着姨妈做完事后就独自回到父母留给她的这间小屋子里看书、做作业。她特别爱上数学课,对勾股定律她爱深思、做三角函数题目她得心应手。她还爱看小说,在这间小屋子里,她几乎读过了那个年代只要能找到的古今中外书籍,而她的成绩从初中到高中均排在全校前五名上。 但是最终她没有能上大学,因为她体谅姨妈的困难,她不愿意、也不好给姨妈多添一小点的负担。

高中毕业后就在姨妈的小发廊里帮忙,就这样她逐渐长大而且亭亭玉立!如果形容她有闭月羞花之容,似乎以她开朗的性格有悖,如果用沉鱼落雁的貌去说她,那又会与她坚强的生存技能不相符。是的她美;她的性格汇集于江南女孩子们一贯的“中秋之月、春晓之花”的优柔;而她的貌又尽显水乡女孩子们身段上所凸显的少女之身的优点于一身!但她又是特别地坚强;因为她是在过早的失去父母没有得到他们的百般呵护中长大的。

苏烨打扮完自己,对着镜子又转了一圈,她再次审视自己,她不愿流露出一丝一点的不对镜给郭睿。她要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始终给他,给这个她深深爱着的“小男生”。

忽然她想到了什么,她走到窗前刚想拉开窗帘,但又立刻收住了手,她轻轻的拨开窗帘的一条缝,她看到了在那个地方、还是那个位置,郭睿那个熟悉的身影。

郭睿大自己四岁,他是一个很好的青年,在那个时代变迁的岁月里,父母对他的成长起着关健的作用,父亲恢复名誉后在一大学任教,那时还没什么职称仅仅是一位教书的老师。母亲在市内一文化剧团工作,是后来家喻户晓的舞蹈演员。在这样一个书香门地环境里长大的郭睿,遗传了父亲刻苦攻读、钻研思考的习性而酷爱看书,他看的书很杂,从宇宙诞生到夏娃害羞;从唐、宋、明、清到蒋、宋、孔、陈;他时常会着迷于《三国演义》中诸葛亮的高深谋略,又会为《红楼梦》中林戴玉的惆怅伤感而怜悯,他还会对《西游记》中孙吾空那侠义肝胆的品质而赞叹。当然,他最爱看的书籍是战争!他不管苏烨爱好与否,在这个娇柔、清秀的女孩子面前总会谈论起库尔斯克坦克大会战、攻克柏林和辽沈战役的话题。最近他又常常谈论起美越丛林作战,美国人长期对清化大桥的轰炸耗费上亿吨钢材、死伤无数,但清化大桥仍然畅通。最后仅用两枚精确制导的炸弹就经而易举的摧毁了它!他想像着导弹精确飞向目标时的轨迹是多么的神奇…。这就是这个“大男人”的毅性。但他同时又传承了母亲刚毅轻柔的体格、温文尔雅并且身长玉立的品质。他的确是一个帅小伙子,是那种帅得会让人窒息的“小男生”中的“大男人”。在刚刚恢复高考制的开年他就便以优越的成绩荣登全国状元榜之首!被国防科工委下的哈尔滨工程大学“抢录”!毕业后进了国家的一个神秘单位,专门从事导弹轨迹研究。

苏烨偷看着马路对面自己深爱着的他,是欣赏,还是眷恋?她不想说清楚,反正她就是喜欢看到他,喜欢和他天天在一起,喜欢他用刚毅的双臂使劲地拥抱着自己,极便窒息她也能够窝在他宽阔而温暖的怀里尽情地逗他玩、哄他开心、怨他一个不小心给她带来的点点不乐意,她在他的怀里可以不停地撒娇甚至时常流下幸福泪水。而任何时候郭睿始终都会以一个“大男人”的心态去疼她,去爱护她。这让她知道这个“小男生”是多么地爱着自己啊!。

此时的苏烨看着他不时抬头焦急张望的那种神情,同毎次送她回来特别是晚上,都要站在这个位置等她开亮灯看到她安全时,他才会极不情愿的离去时的情景是一样的。而毎一次苏烨又总是这样偷偷的从窗帘缝里心疼的看着他的背影渐渐远去。苏烨加快了进度,最后整理了一遍衣扣,确认没有一丝丝的“问题”后便走向了房门,她伸出去刚要开门的手又缩了回来,她从自己的枕头下拿出一精制盒装,上面印有“上海英雄”字样的盒子来,打开看了一眼那支墨黑透光的英雄牌铱金笔,然后小心地用一块印有大灰狼与小白兔卡通图案的手帕包好藏于提包内,她兴奋地走出了小屋子。

从小屋到现在郭睿所在的位置,须穿过一条六、七十米长的小巷子街道,这小巷子是历史上南来北往的商人们你来我往,相依而息的一间挨着一间而筑起的人家和客栈,随着交往的扩大而不断增设建盖,久而久之逐渐形成了今天这样商户连排的巷道,这在江浙一带城镇是多见的。

苏烨匆匆的走着,她边走边不时的低头看一下自己的鞋,看看它是否整齐,是否搭配今天的这一身穿着。今天她特意挑选了那条得体并且有弹性的牛仔裤,上身穿着郭睿最喜欢的那件白底上约显浅蓝色小圆点的衬衣。贴身的衣裤和她那飘逸的长发轻抚着她的双肩,特别她那成熟的女孩子身体中那红色纹胸隐约时显,让你看到了一个女孩子最完美的身段,她真的是那种无可挑剔的美女,是那种多一分嫌胖、少一分则嫌瘦的少女之身材。

突然,一个人影从前而至几乎要赴了上来撞上她了!她猛的始头,本能的用双手护着自己。唉,是吴亚东!

你干嘛呀!苏烨生气的责怪他!

哦、哦…吴亚东一脸羞愧地望着苏烨说到;对不起、对不起吓着你了!

应该说;吴亚东和苏烨也算是“青梅竹马”的一对了,两人从小在一起玩耍,一快儿上学,一快儿回家。在那年份,天性让吴亚东这个小男孩无形中成了苏烨的保护神,无论在学校还是在放学回家的路上,他们都有一种形影相随的感觉,长年累月苏烨对他似乎有了一种依赖,放学了她会有意无意的望一眼学校大门前那个位置可否有他的身影,如果有,她就轻松了许多。而上学时,一出小屋没走几步总能看到他在他家的门口的等待…

可这些仅仅是童年的生活呀。他们和街坊邻居的小孩子们一起快乐成长。玩“躲猫猫”时既可以聚身于一“窝”,追逐游戏时又可“放马南山”于一群,而彼此间无异意、无邪念,天真纯洁而又清澈透明。

但不知不觉观音流逝,无瑕的童心随着岁月的增长而发生了变化。吴亚东长成了一个仪表堂堂的壮小伙子。而街坊邻居们更是在不经意间,猛然看到了往日弱小不显眼的苏烨,如今已长成闻名于“十里八乡”的美少女了。似乎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就这么过去了,青春期的臊动逐渐侵袭而来。

吴亚东时常会把眼光偷偷地定格在苏烨身上。他一下子发觉成熟女孩子身上所凸显的情欲诱惑是会让所有的男人而更多的释放荷尔蒙的。天下层出不穷的为情争斗、以身殉情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一幕幕地在上演着,它有时惊天地泣鬼神、气壮山河!有时又魂梦相缠、忧愁葬花…,他好像悟出了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的真谛!但是,他会害羞也会有苦恼了,他在漂亮的苏烨面前好象显得落魄了。他不太敢正面和苏烨对视,甚至只要一挨近她的身体,他都会心跳不止。他常常会想,这个一直以来在自己呵护下走过来的小女生怎么一下子就“乌鸦变凤凰”了?更要命的是;他眼瞅着这个“小女生”恋爱了!她很快就将是为人之妻,要成为别人的新娘了,而且他更清楚苏烨所爱的男人远比自己要优秀得多得多! 此时的吴亚东的内心是何等的复杂、烦恼和痛苦啊!他只能沉浸在独自的暗恋中。

他逐步摸清了苏烨外出往返的生活规律,他嫉妒她早出晚归的“轨迹”特别是去和郭睿的约会。他甚至于近乎变态地跟综过他们二人,他偷偷地看着花泉月下苏烨拥在郭睿的怀里时,他几乎就要崩溃了!他目睹了他们的从相识到今天就要去登记结婚的整个过程。苦恼一直缠着他的生活,无助而迷途的情欲都快把他、一个朝气蓬勃的青年的性格扭曲了!

因为这个,吴亚东早早的就像学生时代那样,在家门口等侯着苏烨的出现。他明明知道他不能改变什么、阻挡什么,但他还是身不由己的占在这里守望着远处苏烨家的小屋。他的心情是复杂的、更是矛盾的,他巴不得苏烨不会出现,去不了登记。但是他又有一股子渴望的冲动,非常想看到苏烨貌美的身影…

而苏烨对他的感觉除了儿时生活中美好的记忆外,剩下的就是那个时代邻里间的和蔼相处了。

吴亚东的出现,多少让苏烨的心情有些不乐意,但从苏烨生性友善的性格来看,她没有太多的责怪他,而是很平常地和他答喧了几句;

她问他; 你干嘛不去上班呀?

哦;我一会就去,还早的嘛。

那你这么早忙出去干嘛?他反问了她。

亚东,你什么都好!可就是这婆婆妈妈的事,让人不想理你!我去那儿非要告诉你吗? 她感觉话有点沉重便转移了话题。

苏烨温和地问他:阿姨(吴亚东的母亲)的病好了吗? 可话一出口,她看到了他原先还害羞藏笑着的脸,一下子拉了下来,几乎同时泪水已在他的眼眶里打转了。

苏烨感觉情况不对追问到;阿姨怎么了?

他痛苦小声地说到;医院己通知叫准备料理后事了…

噢、俩人都沉默了几钞钟后,苏烨自言自语地说到:我应该去看看她, 阿姨年纪大了,平日里身体又不大好。唉!她忙了一辈子、盼了一辈子、苦了一辈子…。她边说边从亚东身边走过。

眼瞅着苏烨要走远了,吴亚东猛的醒悟了过来!

苏烨、他勇敢地喊住了她!

苏烨回过身来看着他,也就在此时她似乎才完整地审视了这个呵护自己童年成长的男生。

我想…我想…他十分腼腆而且含着泪水,但很诚实地望着她说到:苏烨我想对你说,我非常、非常地喜欢你!我愿永远做你的保护神!

苏烨望着他,没有说什么话,她知道他只用了个喜欢的字眼而没有用爱,她从种种现象中体会到了他对自己的那份情感。她点了点头,苦涩的微笑着转身走去,但在背过身子的一刹那泪水相随地涌流了出来…。

其实郭睿来到街口等待苏烨的时间不过半个钟头左右,但是对他来说似乎太漫长了,真有度日如年的感觉。他不时焦急的张望着小屋,又不时的收寻着从巷子里出来的每一个人,表面平静的他,内心却激情涌动。他的脑子乱糟糟的,他一下想起和苏烨刚刚认识的情景,那个含羞红着脸蛋,学生味十足的女孩子样。又一下想象着从今天以后我该怎样称呼她?

他在想这个称呼:

叫亲爱的?好是好,可不是任何场所都适用啊,不行!

用爱人吧?不行不行,太老道、而且太正规了!

那老婆呢?嗯、不用不用,虽好贴切但有个“老”字在里边。我不喜欢用老字来喊她,而且我不要她老!我要她永远都是我心灵深处的那个“小样子”!

小样子?怎么绕了一圈又回到了原地?平时我都是这样称呼她的:小样子! 小样子…

其实,我就喜欢她的那个小样子样!行,我还是叫她“小样子”这个最优美的称为得了!而且我将会用我的一生来喊她…

忽然,在穿流不息的人群中,郭睿一眼就看到了苏烨。

她来了、她来了,怎么办?不知怎么的“事到临头”郭睿却慌乱了起来。要不,和晚日一样迎上去拥抱她、吻她,还是…对!今天我装做没看到她,背过身去故意看着街那边没事的事,然后等待她的到来,那时她一定会从后面轻轻地过来,用双手蒙住我的双眼,到时我再按住她的双手,故意的乱猜是阿猫、阿狗的手蒙着我,待她刚想生气时我在转过身去使劲的抱住她、并轻轻地吻她…

郭睿的种种演绎都错了。 当他屏住呼息等待着苏烨的到来时,耳边传来了她柔弱的喊声:郭睿…

郭睿吃惊的看着这张美丽的脸蛋上出现的少有的低沉和苦涩。他急了、他将她拥入了自己的怀里,他轻轻地揺着她的身子追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谁欺负你?生病了?还是…?郭睿几乎问完了大脑此时能够复射出的种种疑问,并且还四周巡视看看有没有什么状况,而抱着她的手更紧了!

忽然,他感觉到苏烨贴着自己的身体在抽泣,而且很伤心。他知道,他不该问,起马不该这样急切的追问她。

过了好一阵苏烨才慢慢的恢复过来,她擦了擦眼睛抬起头来看着苏睿。她再一次审视这个自己心爱着的男人,她想把心中的不愉快尽快抹掉。但她还是萌生出了一种说不清的、难以割舍的情怀来。她似乎在这一瞬间才意识到自己长大了,自己将要告别那个不用自己承当责任的生活而走入为人之妻或成为人母的人生了。她没有了童年、没有了阳光、沙滩、海浪那个快乐的学年,她将要失去很多很多的东西…

一颗晶亮的泪珠顺着苏烨的眼角流了出来,刚好滴在郭睿的手背上。

别问我好吗?我真的没事。

嗯,好的、好的!都怪我不好让你不高兴!

不、不,不是的!是我不好…

郭睿轻轻地捂住了她的嘴,不让她继续说下去。

他双手托起了她的脸,心疼地吻了一下她的额头。然后还是露出着急的举动,他用带有一种焦虑、怜惜的口吻对她说:可再怎么着,你都不能不开心、不幸福呀!

你知道吗小样子:让我看到你的一点不愉快、我都会心疼得要死…

苏烨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紧紧地抱住了郭睿的腰,将头贴在了他的胸口上。

昨日傍晚的一场瀑雨,洗刷了整个城市,清新了那里的天空和大地。太阳慢慢地爬升,拉大了与海平面的距离。在这样一个温暖湿润的早晨,伴随着城市生活的展开,苏烨刚才的不爽很快被冲淡了。她双手紧紧地挽住郭睿的胳膊,融入进了忙忙碌碌的人海商潮之中。

时间还早。苏烨提议还是到“巴蜀小海滩”去吃早点,郭睿当然应答:好啊!我还是来一碗糯米饭,然后浇上肉汤、撒上蛋丝和油条碎…说到这郭睿大大的咽了两口清口水,他逗得苏烨开心的笑了起来。

在那个年代“巴蜀小海滩”以酒吧的形式面朝大海,背靠茶山五美景园,使得它能够在早晨就迎来大海的第一缕阳光而炊烟悠起:让它能在午时的烈日下与大海相呼相应而波浪起舞:到了夜晚它能被星罗棋布的琼楼玉宇中闪烁的灯光映衬着而秀色可餐。

清秀的环境和美妙的景色,这里几乎成了他俩的常来处。

还是在迎海靠窗的那个位置,还是那个不变的座向。郭睿低头吃着油条碎,而苏烨要了碗紫菜汤两个小龙包,她边吃边看着对面的他 。

明天他就要走了,她很明白他所在单位的性质,那是国家最高级别的军工保密单位。作为技术员的郭睿完全是以“准军事”人员的身份,随时听从国家的召唤:是召之即来、挥之能去的那种军人生活。所以懂事的苏烨从不拖他的后腿。他休假回来时她会全力的爱他,让他开心每一天。当然,她也会渴望着他每次回来时对她的热烈的爱…

喂、喂“小样子”想什么?

苏烨回过神来。

她问他:下次休假是什么时候?

哦,这还真不好说。项目马上要进入实地测试了。

郭睿说的轻巧,他只轻描淡写的说了“实地测试”。而苏烨很清楚,他是研究导弹运行轨迹的,这“实地测试”意味着什么?

那你要多加小心!苏烨有意无义地进入了“角色”,记住医生说的:少吃酸、辣和太烫的东西,那药要坚持吃两个星期,还有…

郭睿幸福地看着、听着苏烨的一句又一句的交代。他呆呆地望着眼前这个“小样子”的女孩,心想这宇宙可真神奇!它那么大、大的难以想象!而同宇宙相比我却是那样的小、小得难以形容!它以浩瀚永恒而著称,而我只能尘埃飘渺地过一生!可就是这一生,我得到了宇宙中最珍贵的东西!一个我今生今世深爱的女人…此生足也!

喂、喂…苏烨轻轻地用筷子敲了敲郭睿的碗边:想什么呢?看把你美的!这回是郭睿发呆了!

他带着一种与以往不同的,神秘的笑样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

但你也要记住:没事晚上回家早点别让我当心。单位上分给我的那套房子正在修善粉刷中,等拿到钥匙你就搬过去住,那边安全些,单位同事大家在一个大院内互相有个照应。

苏烨没有直接答应他,只是心里边有一种舍不得明天他要走的现实。

她问到:这次一去是不是要很长时间才回来?

嗯,会长一点。这次我们将同乘“远望号”出海,还要跨越赤道…

就是说,要到南半球那边去。这好远呀!苏烨叹到:

能写信吗?

写是可以写的,但寄不出来呀!

那你也必须经常给我写!把你看到的、遇见到的好事、奇事特别是想…苏烨猛的刹住了“我”字没有说出口。全都写下来,回来我要看看我们不在一起时你的一切! 苏烨一口气说到这里,泪水又一次湿润了她的眼眶。

这下让郭睿不知咋办了,他坐到了苏烨的身傍 怜爱地拥着她。 怎么又这样了,我们不是在一起吗?在说了,我下一次出海回来我们就把酒席办了!那时除了上班我们天天在一起,我要让你帮我生一搂地板的孩子,我一进家们看到他们个个拥在你身傍…天啊!那让我多开心呀!如果是儿子,让他们像我、帅气!要是囡囡一定叫她们像你、漂亮!…郭睿不知不觉地说了一堆平时从来没有说出过的话。

苏烨被他不遮嘴的话语逗得脸通红,她赶紧制止了他。她心里明白这是他真实的思想,也是他想让自己开心而说出的实话。

我这是怎么了?似乎今天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总有一种忐忑不安的感觉。苏烨振作起了神情,歪头在郭睿的脸上轻轻地一吻。 给你、苏烨把那支包装精美的“英雄牌”铱金笔递给了郭睿,一定要给我写信!

记住!苏烨深情地直视着郭睿那双有神的眼睛说到:任何情况下我都在爱着你…

结婚证没有办成。当他们从“巴蜀小海滩”来到登记处时,正赶上那里在欢庆“新大楼”落成,停止一切对外服务。尽管有那锣鼓喧天彩旗飘扬的气氛,但还是让他俩人的心情热不起来。

这也不算什么事,等我下次回来休假我们连酒席一起办了!郭睿看着闷闷不乐的苏烨安慰到。

其实苏烨也不会为这事而烦恼,她只是舍不得和郭睿明天一早的离别。但是她还是振作起了精神,她要和自己心爱的人开心的过好这一天。

我们看电影去!

苏烨的提议让郭睿顿时眉开眼笑:

去看“我们村里的年青人” 苏烨接着说到:听说那片子特有意思,里面有恋爱、工作和青年人们生活的朝气蓬勃的向上精神…

好啊!那我们这就去,看完电影我们还是去沙城镇那小海滩。那是一个待开发的自然海滩,也是苏烨最爱去的地方。

在漆黑的影院中苏烨紧紧地拥着郭睿,沉醉在剧情里的人物中,随着剧情的发展,他俩时而开怀大笑、时而紧扣相拥。苏烨完全被片中男女主人的恋情感动了,每当出现男女主人爱恋的镜头她都会情不自尽地紧紧挽住郭睿。而郭睿在激动不已时,也忍不住的“偷偷”的亲了无数次苏烨的脸蛋…

从电影院出来,苏烨特别地兴奋,她反复的唱着片中的主题歌曲:

樱桃好吃树难栽;

不下苦功花不开。

幸福不会从天降;

社会主义等不来!

莫说我们的家乡苦;

夜明宝珠土里埋。

只要汗水勤灌溉;

幸福的花朵遍地开!

……

阳光沐浴着这对幸福的恋人。他们的幸福似乎已水到渠成、他们的前面似乎一遍光明、他们的未来似乎灿烂辉煌…

这天是苏烨最幸福的一天。面对着金色的沙滩和蔚蓝色大海的波涛浪花,在这天造地设的海天福地:郭睿紧紧地拥抱着她。那种人性的原始本能和难以克制地冲动,让郭睿用尽全力而贴身的拥抱着苏烨,同时他又珍惜怜爱的捧起她的脸蛋,轻轻地吻她的额头、吻她的双眼、吻她的脸、脖子和耳根。她洁净的长发从脖子至耳根部位,都无比的显现出了一个少女身体上所散发出的对异性的诱惑。郭睿旺盛而“疯狂”的吸嗅着苏烨身上那淡淡的清香,而不太“规矩”的双手在苏烨后背的身体上滑动着,且渐渐前移…

苏烨虽然被郭睿那有力的手臂箍得发出了轻微的啍声,但她在他一波又一波强烈的爱欲“冲击”下,整个身体柔软地倒在他的怀里,任由的、接受着他那“狂风暴雨”般的吻…

这时海平面上一条小船由远而近从他们前方划过,苏烨用力推开了郭睿。

我们再来看看今天大海的意思怎样?苏烨提议到:

好呀,我就在这个位置。

这是他们一到海边就玩的游戏。在海浪相对平静的沙滩边,海浪只打到沙滩的一个位置而形成“干湿”分界线,于是,他们各自用贝壳在“干”沙滩这边,写上一句当时的心愿或者画一副画。因为大海会受各种因素的影响,使海浪会在小范围的局部增大,从而使浪花越过原“干湿”界线。如果那个许的愿或画被海浪首先冲刷掉,他就认输!而他所许的愿就不算数。年长的老人们常说用它来检验心愿特别灵!

今天他们的心愿出奇的相似。苏烨画了一颗心图,在图内用英文写上“ I Love you ” 。而郭睿也画了一个心图,只不同的是他画了一支“变形”的丘比特的金箭,以弹导轨迹的形式射中了“心”!然后他们相互扣紧了双手等待着“公证”的评判。

不远处一艘快艇横向驶过海边,它拖出了一条白色的轨迹,同时也掀起了巨大的浪花。就是这浪花正四处扩散,向海滩扑来。

奇迹出现了,几乎同时海浪将他们的画分秒不少地冲刷掉了!在这几秒钟内他们什么话也没说,呆呆地看着大海、看着海浪、看着被海水重新冲刷过的沙滩。

郭睿一个细微的动作让苏烨缓过神来。他握住她的手更紧了,而且还将她的身体紧紧地拥了过来,似乎苏烨马上就会消失似的。

苏烨歪头靠在他的胸口上说到:干嘛呀?不就是个游戏嘛!在我们这个物质世界里,难到你还相信有神不成?它不过是被物质的海浪冲刷掉了的物质的、画在沙滩上的物质的画嘛?妈哟,好绕口呀!苏烨接着说到:你知道在哲学上列宁是怎样描述物质的?他说:物质是“标志客观实在的哲学范畴,这种客观实在是人通过感觉感知的,它不依赖于我们的感觉而存在,为我们的感觉所复写,摄影,反映” 。 导师们精辟论述了我们是生活在一个物质世界里!我们的相爱是真实的物质存在,你渴望要的“爬满一楼板”的很多孩子也是客观存在的…

天呀!郭睿惊奇的看着这个“小样子”的女孩。

你太有才了!只知道你数、理、化学好,可你似乎当一个文学家、哲学家更适合!你没上大学可真是人民的一大损失。那次我把林戴玉葬花说成柔弱孤寡,硬是被你充满睿智的论理解剖了她葬花的内含:一来是怜惜花、二来是让花终能有个好的归宿!你似乎说服了我,让我承认了林戴玉不是弱而是有思想的柔。还有一次,我对美国人在越南投下几千万万吨钢材炸弹说不值时,你从科技侧面同我争论了在这几千万吨钢材下,将催生出美国人的一种更加高精尖的科技炸弹!这不,第二年全世界的新闻媒介同时报道了“美国用两颗精确制导炸弹彻底摧毁了越南青化大桥”。今天你又巧妙地拿物质来说服我…

你长大了,你是一个充满智慧的才女!是一个十全十美的女性!是苍天赐予我的福!什么神啊,灵啊全靠一边去! 我现在正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我们不可能分离!什么鬼、什么异都不可能撤散我们…

太阳渐渐西落,海洋气候的预报是最准确的。说晚间有雨,它决不会白天下!这不,远方天边开始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一场暴雨将至,郭睿拉着她的手欢乐、兴奋、快速的撤离了海滩。

苏烨边小跑还边唱着阳光、沙滩、海浪、仙人撑的那首校园歌曲:

而郭睿始终在小跑中用手比划着一条连接海天的弹导轨迹…

最终他们还是被大雨追上了。在离苏烨的小屋不到一、两百米远时倾盆大雨便从天而降,把他们两人淋成了个落汤鸡!尽管郭睿早把自己的外衣脱给苏烨披在身上,但仍然从里到外被大雨湿了个透。

他们进到小屋时天已完全黑了下来,而雨却没有停的意思。苏烨连续打个几个喷嚏,浑身开始抖动起来。

不行呀!你得快换衣服,不然会感冒的!郭睿边帮她擦着潮湿的头发边催着她。

可是…苏烨的脸红了,她没有说出话来:

噢!就这么一间小屋,难怪苏烨吞吞吐吐的,郭睿一下子才反应过来。

那我背过身去。向伟大导师们保证不偷看你!哈哈…说完他自己把自己都逗笑了!

苏烨更是又好笑又好气:谁要你向导师们保证?那我更不敢了!

好、好、向你、向我亲爱的保证!我郭睿现在决不偷看你换衣服!当然仅限 10 分钟!行了吧?

苏烨被他逗得没有办法,但又在他心疼的催促下慌乱的脱下被淋湿的衣裤和内衣。同样又手忙脚乱地穿上干净的衣服…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这一切竟让郭睿完整的看到了!因为郭睿背身站着面对的桌子上放着苏烨的一大面圆镜。

当然不是郭睿故意的不避开那镜面,而是苏烨在换衣服过程中,不时的转身“警告”着郭睿,不准动、不准回头!让郭睿想动一下手脚的机会都没有,他闭过眼睛,也努力的想让自己激情加速跳跃的心脏平静下来,但他不是偷食“禁果”前的亚当或者夏娃,当苏烨那洁白如玉的肌肤,光滑圆润而坚挺的乳房,健康洁净且充满性感的身体突现在他的面前时,他尽了最大努、使出了前所未有的毅力,但都还是无法抗拒自己心爱的女人那天使般诱人的魅力!所以,他的确看到了她那天仙般迷人的女儿身…

可以转身了!

喂 、喂说你了!可以转过身来了!

郭睿一个充满阳刚气的帅小伙,此时却羞红着脸,艰难地转过身来,但是双眼不敢多望苏烨一眼,而是低着头。这一切让苏烨摸不着头脑,很是奇怪。

去,换上这条运动裤,这里没有你穿的衣服就披上这大毛巾吧!说完,苏烨在郭睿刚才的那个位置转过了身去…

忽然,她惊诧的看到桌子上放着的那面大圆镜里,呆呆站着的郭睿!瞬间她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和脖子…

郭睿就像闯了祸的小男孩,不敢出声,低着头静静地等待着大人们的判决。

时间似乎停止了,小屋里静得出奇。只有那架卡通式的小闹钟发出嘀哒、嘀哒的催促声。

过了好一阵,郭睿的耳边才传来她抽泣的声音,郭睿;我好爱你!

郭睿压抑已久的精神一下子释放了!小屋里凝固的空气溶化了!幸福的花朵绽放了!

郭睿大毛巾还来不及披上就不顾一切的紧紧抱住了苏烨!她的脸紧贴在他健壮的胸堂上,两颗晶亮的泪珠掉了下来滴在了他的身上。他们渴望的爱心在彼此间跳动着,相互传递着人世间最原始也是最崇高的欲火!两个热血沸腾的身体紧紧地溶和在一起了…!

雨越下越大,不时还夹杂着雷鸣闪电!

这一夜他们在小屋里度过 …

来接郭睿的车子早已停在那里了。而苏烨挽着郭睿的手也更紧了,她舍不得他离去。而郭睿也极不情愿的放慢了脚步,他多想和她多再在一起呀!

记住我的话:写信,写信不准遗漏!苏烨做了最后一次交待后便催他快去。而郭睿则恋恋不舍的望着苏烨,他的眼眶红了!本来只是正常的生活和工作往返,但这次短暂的离别却显得难舍难分。

郭睿再一次拥抱着她!在她的耳边小声地说到:要是儿子一定像我!是女孩必须像你…!

那辆没有挂牌的北京牌小吉普车渐渐地远去。苏烨却还原地站着而且很久很久…

——未完待续

下篇;《永远没有寄出的信》(二)

天堂到地狱仅有一点之遥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