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袖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泪目女童9岁时被陌生人带走半个世纪后终于和亲人团聚

发布时间:2020-10-13 12:18:22 阅读: 来源:袖毯厂家

牟少金老人向民警向治刚讲述跨越半个世纪的寻亲路。警方供图

华龙网2月27日16时30分讯(记者 阙影)“向警官,我老姐要搬来跟我一起生活了,等了50年,我们姐弟俩终于团聚了。”日前,重庆九龙坡西彭派出所民警向治刚接到辖区64岁的牟少金老人的报喜电话。牟老口中的老姐在9岁时离家玩耍,被陌生人带去贵州,从此和家人失散数十年。正是在民警向治刚的帮助下,牟少金老人和姐姐终于团圆。

“我们都老了,这次找不到,我们大家就彻底死心了”

时间拨回2016年12月27下午。一个到派出所求助的老人吸引了当时正准备下班的向治刚的注意。老人姓冯,是一名老教师,是镇上有名的热心人。这一次,他是来替一个名叫贺镯碧的老人来报案,希望派出所能帮贺阿姨找回失散多年的弟弟。

原来,冯老师以前居住在大渡口区跳蹬镇。半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他遇到了从贵州赶到重庆寻亲的贺镯碧。闲聊中,他得知贺镯碧身上背负着这一段长达数十年的心结:寻亲!

出生于1952年的贺镯碧是土生土长的九龙坡区西彭镇人。父亲早亡,从小和母亲、幼弟相依为命。贺镯碧9岁那年,赶上了严重的自然灾害时期,家里生计异常困难。一天,贺镯碧和7岁的弟弟牟少金将家里仅有的一点粮食偷吃了。事后,身为姐姐的贺镯碧担心母亲发现后责骂,萌生出了离家玩耍躲避的念头。

糊里糊涂一阵“疯玩”,贺镯碧来到了火车站。一个陌生人路过看到她衣衫褴褛,以为是无人抚养的孤儿,就将她带上火车,回到了贵州绥阳。这个陌生人就成了贺镯碧的养父。养父一家对贺镯碧很好,将她养大成人,还多次带着她来重庆寻找失散的亲人。但由于贺镯碧与家人失散时年龄太小,无法准确说出家庭地址,数次寻求都无果而终。

“我们都老了,这次找不到,我们大家就彻底死心了。” 贺镯碧告诉冯老师,这是她最后一次来重庆寻亲,再找不到她就放弃了。听了贺镯碧的故事后,冯老师决定到西彭派出所碰碰运气,希望民警能帮贺镯碧查到一点线索。

老户籍向治刚启动“超级人脉”

今年50多岁的向治刚干了二十几年的户籍工作,对西彭地区的情况可谓烂熟于心。课接到冯老师的求助后,向治刚也觉得困难重重。

贺镯碧提供给冯老师的只有两条线索:一是弟弟姓牟。二是全家最早的居住地在西彭,叫高家坝子(谐音)。仅凭这两条,要找个人,是有很大困难的,因为牟姓在西彭是大姓,有数千人。而“高家坝子”这个地名,连干了二十多年户籍的向治刚都没听说过。

但向治刚没有放弃,他打算启动他的“独家秘制人脉”。他首先拨通了老村支书老田的电话。老田今年70多岁了,在双鞍村村干的位置上干了近二十年,村里大小事情没有他不知道的。

但是,事情一开始就不顺利。听到“高家坝子”,老田也是一头雾水。“不好意思,向警官,我确实不晓得这个地方,肯定不是我们这个村的。”老田满含歉意。

向治刚的第二个电话,打给另一个村的老书记老吴。老吴今年90多岁了,在村干部的位置上干了近三十年,是村历史的“活化石”。接电话的是老吴的儿子,也是60多岁的老人了。“小吴”提供的线索让事情峰回路转。他说,村头开宾馆的那家人,多年前好像有个亲人走失了,一直在找。

网上查到宾馆的电话,向治刚立即拨打过去。接电话的是一个老人。向治刚简短介绍完情况,电话那头人立即哽咽了:“你说的那个人一定就是我的姐姐。”这个人正是牟少金。

在牟少金家里,他向向治刚讲述了这段跨越半个世纪的寻亲路。他说,姐姐贺镯碧走失后,母亲带着他寻访遍了周边的村落,甚至循着线索赶到贵州寻找,但盘缠用尽,也是苦无消息。最终,母亲去世了,自己也搬了家,娶亲生女,女儿又开了这家小宾馆,过上了安稳日子。但是,姐姐始终是牟少金心中的隐痛。多年来,一遇到从贵州来的客人,他总会心有不甘地问东问西,希望能有姐姐的消息。

随后,向治刚立即联系冯老师,并通过冯老师与已经赶回贵州老家的贺镯碧打通了电话。半个月后,牟少金带着家人,踏上了远赴贵州绥阳的探亲之旅……

今年2月24日,将老家安顿完毕的贺镯碧搬到了重庆西彭,和弟弟正式一起生活。“我们再不分开了。”这是牟少金对姐姐的承诺。

海东工业设计

东莞工业设计

重庆工业设计

相关阅读